中国诗歌会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23|回复: 0

[诗歌评论] 再遇诗人槟郎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26 05:49:5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再遇诗人槟郎

作者:张淑娜

大一旅游文学课结束时的不舍还没有彻底消散,我又来到了槟郎的新诗赏析课,还负责多媒体开关,有幸再享受和槟郎思想的碰撞和相融。

不过这次我不再是孤身一人,而是和我的几个舍友一起。让我偷偷得意一下,我觉得她们一定是在我的影响下,对槟郎产生了巨大的兴趣。毕竟大一那段时间,我每次上课回来都会向她们讲述槟郎的诗,槟郎的思想,槟郎的课堂......

上了几次新诗赏析课后,我发现,新诗赏析课和旅游文学课还是有些许的不同。槟郎有关旅游文学的作品大多是经过漫长时间洗礼和积淀的,有些久远的甚至可以追溯到二十几年前。它们是在时间长河中,不被尘埃掩埋的珍宝。而在新诗赏析课上讲的诗都是他近期的创作,带着最新的思想和对生活的记录感悟,仿佛还正闪着火光。可以说,我从旅游文学课中体会到了槟郎年轻时的意气和一种青年的苦闷。又从新诗赏析课中感受到了他在历尽沧桑后的愈发成熟、坦荡和不失初心。

槟郎上课时总会说:“我们先来抛砖引玉。”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我还不太理解。我在想,什么砖?什么玉?等真正开始讲课时,我才知道,槟郎是把自己的诗形容为“砖”,称赞那些名家的诗为“玉”。就如现在,他在讲舒婷的诗,他说,我的诗写得很粗朴,实在想不到她是怎样想的,能够将这些意象这么奇妙且精巧地结合起来。我感慨,槟郎是怎样的谦逊呀!我一直坚信,每个诗人都是独一无二的。他们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。可能你走过巍巍高山和无垠大海,他走过铺满银杏叶的街道和大雪纷飞的夜晚。他们也有着不同的思维方式,有的偏理性,可以从生活中的现象看到本质,也有的偏感性,会有天马行空的幻想出现。如此之下,自然也会有不同的创作风格,会有不同的展现方式。诗实在是没有高下之分的,我认为,只要能将心中所想用适当的方式表达出来,能抒胸臆,那都是胜境。我是爱那些大家们或奔放或含蓄或充满奇思妙想的诗,但我也爱槟郎的诗啊。

槟郎虽是如此自谦,我却不能不爱他的诗。

他说,羡慕有些诗人能有那样天马行空的瑰丽想象。其实,他的诗中也不乏奇思妙想。他用一种新鲜的,奇异的形式进行创作,让思想和情感在语言文字的流淌中富有生趣。羊狼系列的那几首诗就深深地吸引着我。我从简单的文字中见出深邃的感悟来。如果只是粗略浏览,你会困惑,槟郎为什么会着重笔墨在羊和狼上?其实,细细读下来,你会发现,他是想通过羊和狼的相处,来呈现当今社会中一些压迫者与被压迫者间的关系。所以说诗是要品的,即便槟郎的诗是那样的简单明了,通俗易懂。但若是不用心,你就不能真切体会到他想传达给世人的思想和情感。这样不求甚解,囫囵吞枣的态度属实不可取。

《谁信狼不吃羊》中,狼欺骗说要和羊做朋友,羊群中的积极分子热烈赞同,最后结局是羊群被一网打尽。这不就是某些现实的写照吗?压迫者冠冕堂皇的行为只是为了自己的最终利益,被压迫者却还盲目随众,并愚昧地相信感恩。

要知道,狼吃羊是动物界的不变法则,《狼眼中的羊》就是最好的体现。羊多可爱啊/可以交朋友/可以圈禁豢养/发泄自己的博爱心。在狼的眼里,不会有真情,羊处处都是可以利用的地方。狼随时都可以吃羊,并且每次只要吃少部分,就不会引来大的反抗,反而还能受到羊的歌颂。多么可悲啊,明明是被迫害,却还沉默着维持虚假的和平与繁荣。

但所幸,还有敢反抗,有气节,宁死不屈的存在。所幸,沉默的大多数还不是沉默的全部。《山崖上的小羊》,身处绝境,面对妙语连珠的赞颂狼和狠毒的自骂这两个免死要求,它坚定拒绝,因为它绝不阿谀奉承,也绝不自轻自贱。最后选择角挂树枝,用尊严体面的方式迎接死亡。

我私下里以为,槟郎就像是山崖上的那只小羊。面对不公甚至迫害,他不会像世间沉默的大多数那样,逆来顺受或依旧心存幻想。也不会像那些奴颜婢膝的小人一样,丢弃自尊和自我,只为苟全。他怀着悲哀和憧憬写下的这些诗,是对现实的反映,也是内心的写照,还是对我们的号召,多希望能在这条踽踽独行太久的道路上找到同伴。我知道,尽管身在井隅,他依旧心向璀璨。他始终坚信着,被迷雾笼罩着的灰暗前路会被耀眼的阳光普照。

至今不会忘记《公平的放弃》中他坚定的态度。他说,所谓的公平/他主动放弃而去/只为看到特殊性。当我的视线还停留在事物表面的公平时,他锐利的双眼已经刺破这虚伪的外衣,看到了内在的腐烂朽败。公平是有的,只是这公平针对的是特殊的人,特殊的阶层。他放眼全人类/为沉默多数而痛惜。对于这种虚伪的公平,目光所及之处,都是沉默。只有他一个人,主动放弃而去。

不管是从羊狼关系的象征暗示,还是直截了当的陈述己见。我看到的都是一种鲜明的态度。而一个诗人,需要态度。

人类是社会性动物。可以说,如无意外,人这一生都会处于各种社会关系中。这里有牵绊,有寄托,有爱......这些固然让人欣喜。但那些虚伪的笑脸,贪婪的嘴脸,以及纷至沓来的无用社交都让人烦不胜烦。我突然明白,槟郎为什么这么喜欢户外?为什么这么怀念乡村,怀念那段还是孩童的时光?

因为儿时的乡村,大锅灶/烧柴草/烟囱穿过屋顶/直插高高的天空,你能看到烧饭时与晚霞映衬的袅袅炊烟,能看到黄昏里影子拉得老长的人们回家的身影。儿时的乡村,靠星空和太阳确定作息时间,有清晨闻鸡叫的起床,也有禽畜兴旺的院子......而这些以往随处可见的场景,今天已经不容易再见。我想,幼时那种简单淳朴的生活也同这炊烟一起飘散了吧。而户外,放浪山水,驴友关系也相对地单纯美好。

所以,男孩拒绝长大呀。在《拒绝长大的的男孩》新作中,过早地看到了/成人的争名夺利/虚伪和欺骗/伪善与阴笑啊。如果可以选择,我想槟郎也是拒绝长大的吧。但时间无情呀,它拉着他长大,再拉着他变老,让他受到不公和欺凌,让他伤痕累累。但我欣喜的看见,他的童心还在,他的初心未变,尽管被打压受冷落,他依旧在坚持作诗。一个人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做一件事,这怎么不让我惊讶和敬佩。

我现在越来越觉得,户外和诗是槟郎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。因为二者都是他的精神食粮,是他逃离这个虚伪的,空洞的,充满明争暗斗地方的绝佳途径。《他有两种人生》中,槟郎直言,更多的时间/更多的精力/用来户外/到深山老林里/放飞精彩的理想。槟郎是理智的,他清楚的知道,现在的自己需要坚持工作来谋生。尽管讨厌功利的人际,但他要为自己的生存负责。但槟郎也是坚定的,讨厌就是讨厌,绝不多花时间。工作只为谋生,户外才是他遨游的天地。

所以,迫切地等待退休。退休后就可以完全纵情山水。《清晨闻鸡叫》中坦言,退休后就可以去乡下住,和鸡鸭鹅猪狗牛作伴,不闻鸡叫不起床。

槟郎的诗就像一盏灯,照在我眼前,我的世界因此出现了光,不再是一片灰暗。尽管它没有亮到我可以将前方看得很远很远,但我知道,它一直都在指引着我慢慢摸索前行。我可以更加有信心,也更加有勇气地迈出走向未来的每一步。

真的,如果用心,我们可以从槟郎的诗中学到很多很多,敏锐的眼光,清醒的思想,坚定的态度,以及对生命的珍视。《再没有第二次》中,槟郎无数次强调,仅这一次,只有一次。他从生命易逝中看到生命的宝贵。我想,此时槟郎应是联想到了他无限接近死亡的那一次吧。四月初他遭遇了一场车祸,躺了半个月。在《哪里没有车祸》《无恨的境界》等系列诗中,你说,当人的身体被撞飞在空中时,他会想些什么?真的会像电影中那样,眼前闪过自己的一生吗?又或是什么都来不及想?生命是脆弱的,你甚至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迎来什么。像槟郎说的那样吧,珍爱生命,要一次就值得。

时间真是一晃而过,竟然又来到了学期末,我心中不禁涌起淡淡的感伤。还有几节课,我又要长久不见槟郎的身影了。大一选旅游文学课时的忐忑,大二选新诗赏析课时的欣喜与期待仿佛还停留在心间。

我现在无比确信,能遇到诗人槟郎老师,是我大学生活中最幸运的事。

2019.11.23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诗歌会网 中国诗歌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1932~2019

GMT+8, 2019-12-10 00:17 , Processed in 0.070242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